当前位置:漯河统战网统--漯河战线网上家园 -> 统战理论 -> 统战事例 -> 交友篇 > 正文

开国将军与土家汉子的血肉情缘

2016-08-14 21:10:52作者: 浏览:690我要评论(0)
字号:T|T

640.jpg

  在革命老区、中国西部武陵山区深处的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至今流传着一个当年雅江乡苏家坡土家族农民李木富,冒死掩护红军黔东特委书记兼独立师政委段苏权的感人故事,它述说了一段烽火岁月的鱼水情缘!

  那是1934年10月,贺龙、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二、六军团,准备从贵州回湘西前,任命18岁的段苏权为独立师政委。11月25日,段苏权和师长王光泽率主力600多人进入梵净山中,由贵州松桃县入四川秀山县,进抵古镇梅江场。

  在进攻中,段苏权率通讯班几个战士走在队伍前面,当冲到梅江场中街时,突然,前面隐蔽的敌人开枪向他射击,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脚踝骨。他失去支撑,倒在街上,无法动弹。几个战士冒着飞来的子弹把受伤的政委背了下去。

  敌人不停地前堵后追,师长心急如焚,他必须迅速将剩余部队带出,赶到湘西和主力会合。一路流血的段苏权躺在担架上,脸色苍白如纸,痛得紧皱眉头。没有药,创伤非三两天能愈合。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他留在当地百姓家养伤。但是,在白色恐怖中,老百姓谁敢掩藏一个红军伤员?即使有好心人肯收留,民团严密搜索,也难藏得住啊!段苏权不想因为自己而拖累几百战友,他说:“就这么办吧,师长,你快带部队走吧!”

  一个红军军官带着两个战士,把段苏权抬到秀山县雅江乡丰田村。他们找到一个贫苦厚道的穷裁缝李木富,李木富答应留下他养伤。藏在家里危险,李木富便找到山上一个月牙形的小洞,把他藏进洞里。军官和战士流泪告别首长,匆匆去追赶部队了。

  当夜,李木富和妻子杨桂花把岩洞打扫干净,在洞中选择一个干燥背风的地方,抱来一捆稻草,又铺开一床棉被。然后,他们悄悄把段苏权安置到岩洞里躺下,并安慰说:“红军兄弟,你就放心在这里养伤。我们早晚给你送吃喝来。请放心吧!有我们的就有你的。”

  第二天一大早,来了几个凶恶的民团。他们搜走了段苏权身上的3块大洋,剥光了他的军装。民团头子抡起大刀,准备杀了他。在旁边看到这一切的李木富叫着团丁头目的名字求情:“莫造孽啰!他是个残疾人,动不了啦。图了财就行啦,莫害人家性命!他也活不长啦,你们就可怜可怜他吧!”李木富是裁缝,曾经给这些本地团丁做过衣服。民团头目恶狠狠地瞪了段苏权一眼,吆喝民团下山了。

  段苏权的左脚由于没能得到及时医治,感染化脓了。李木富由于怕走漏风声,不敢请当地医生苏玉来家看病,只能去他那儿买药。苏玉医生知情后,每次总要多送一点药。

  李木富用煮过的竹片刮去段苏权脚上的脓,用冷盐开水洗净,撒上中草药碾成的药粉,伤脚渐渐消肿止痛了。李木富白天外出缝衣,晚上回家后首先就是去看段苏权。李木富夫妇每天送点红薯稀饭、草药来,维持段苏权的生命。半个月后,连每天一顿红薯稀饭也难以为继,段苏权明白自己必须离开这里,他决定回湖南茶陵老家。又过了些日子,段苏权脚上的伤口基本愈合,只是脚板不能落地,李木富就做了一只高脚马,让他左腿膝盖跪在上面试走。苏玉医生的儿子苏仕华还找木匠做了两只拐杖,让他扮成叫花子一路乞讨去找红军部队。

  回到家乡的段苏权,一心想找红军,他知道红军去了西北,正在那里抗日。1937年9月的一天,有个老乡从西北回来,段苏权从他嘴里获悉很多关于红军的消息,心情豁然开朗,就直奔太原去了。

  见到八路军办事处主任任弼时,老上司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他激动地拍着3年来杳无音信的师政委说:“我们曾给你开过追悼会,原来你还活着啊!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段苏权将自己这三年的经历做了汇报。任弼时听后,不断赞扬李木富等老乡们的仁义心肠,并说:“将来革命成功了,应该好好感谢他们。”

  历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段苏权终成我军赫赫名将。

  每当看到脚上那块伤疤,段苏权就会想起远在武陵山区的恩人。新中国成立后,他曾多次打算到川东武陵地区,去寻找救命恩人,但一直未能如愿。

  1983年10月6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军事学院政委的段苏权怀着多年的夙愿,从北京来到四川省秀山县,参加秀山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成立大会。回到49年前战斗及蒙难的故地,段苏权感慨万千。在秀山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陪同下,段苏权走了很多地方,访问了不少干部群众,由于年代已久,加上他当年也未给李木富留下自己的姓名和暴露自己的身份,始终没有打听到当年的救命恩人的下落。深感遗憾的他只得委托秀山县党史部门代他继续寻找。

  段苏权返京不久,他回到秀山的消息就传到了李木富老人的耳中,老人万分激动,立即叫大儿子告诉秀山县委领导,介绍了当年掩护红军的过程,并邀老红军到家里做客。秀山县党史研究室随即来到老人家里,终于弄清了50年前这一传奇情缘,并找到了当年救护段苏权的几位老人:86岁的李木富;94岁的苏仕华;同时得知李木富的爱人杨桂花已经去世了。

  段苏权亲眼看到秀山县党史研究室寄来的几位恩人的照片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写信给秀山县委说:“见到几位老人的照片,我是多么的高兴呀!他们无愧于红军的亲人,理应受到新社会的尊敬和爱戴。”他多次寄钱给这几位老人,一次就寄了1000元给李木富。

  1984年4月,中共秀山县委和县政府为了表彰李木富老人,将一块写着“红军的亲人”的匾额赠送给了他,转达了段将军对老人的亲切问候;并奉上了段苏权寄来的款项。老人回顾往事,历历在目,千言万语,化作滚滚热泪……

  长期以来,段苏权从来没有忘记革命老区人民,更是时常惦记自己的救命恩人,经常托人问候李木富,有什么困难?而李木富从未提过任何照顾要求,只要求他,能在村庄前的车田河上架一座桥。于是,由段苏权出资,车田村民献工、献料,在车田河上架起了一座水泥、混合、鹅卵石桥,后来群众就把这座桥叫做“红军桥”。

6401.jpg

(本文刊发于《中国统一战线》杂志,作者刘发生 杨绍学)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宋庆龄与农工党 下一篇如果不给人家饭吃,人家就要“另..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阅读: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