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漯河统战网统--漯河战线网上家园 -> 读书 -> 漯河史苑 > 正文

吴继红:树是乡村的眼

2018-09-07 22:37:41作者: 思盈小筑 浏览:421我要评论(0)
字号:T|T


【心灵漫笔】吴继红:树是乡村的眼


树是乡村的眼,更是城市的魂。“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天南与天北,此处影婆娑。翠色折不尽,离情生更多”……没有树的村不叫村,没有树的家不叫家。一个院子、一个乡村、一座城市、一幢建筑,有了树,才算是有了生气和灵气。


乡下人喜欢种树,房前屋后,犄角旮旯,只要有一点空余,都要栽上树。池塘边种上一圈柳树,大路边种上两排杨树,院子里栽上一棵杏树、石榴树、无花果树或枣树,既观花又食果;更不消说盛夏炎炎,搬张小桌、摆几个小板凳,几样简单的时令蔬菜红红绿绿摆上去,一家人摇着蒲扇就着头顶的如盖绿荫边吃边闲话家常,看着就消暑。


桑葚书、槐树、柿子树、桃树、苹果树,在乡下更是多得不胜枚举,路边、沟头、闲下来的院子,抑或是场院边,随处可见,面目朴素得就如同家里散养的阿猫阿狗。有时候一场细雨,满坡的绿芽就会密密麻麻地破土而出,如果不是有一天它忽然长大,拔地而起,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时候开始萌芽,又是什么时候开始长大的;更不会关心,它为了长成一棵大树付出了怎样艰苦卓绝的努力和代价。乡下有句土话说:“树底下难成树,人底下难熬人。”话虽如此,可人们并不关心这些,地里的收成,家里的牛啊猪啊又下了几个崽……里里外外这些杂事已经够他们操心的了。


乡下还有句土话:“前不栽桑,后不栽柳,中庭不栽鬼拍手”。“鬼拍手”就是杨树。杨树叶子手掌大小,肥厚墨绿,长得速度快,且一旦成树,树荫便极密实,说是密不透风也不为过。倘若有风的夜晚,树叶子会被吹得啪啦啦响,如同有谁在高处拍手。如果有月还好,庭中或许会如“藻荇交错”;倘若月黑风高,院子小,或四处空旷无人,那便不免阴森可怖了。杨树长得极快,成树在宅院里不好砍伐,所以,乡下的院子里,很少栽杨树。除了不栽种杨树,也不栽柿子树,可能是因为“柿”字和“事”谐音。村子里的桑树,会让离家在外的老人想家,他们会把故里说成是桑梓。据说是以前人们喜欢在住宅周围栽植桑树和梓树,种植桑树为了养蚕,种植梓树为了点灯,梓树的种子外面白色的就是蜡烛的蜡,后来人们就用物代处所,直接把故乡称为桑梓。


我从小就会背一个顺口溜: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记忆里,村口有株老槐树,树干粗壮,树枝遒劲,枝枝蔓蔓,遮天蔽日。每年春天,槐花开了,白生生的,村人采下来洗净蒸着吃、炒着吃、煮着吃……无论哪种做法,入口之后,那清香,那柔脆,都是非亲历者不可言喻。更不要说秋天还可以收获槐角儿,槐角儿细长,清热去火,凉血止血,上火了,喝上几杯槐角茶,立竿见影,药到病除。村里的皂荚树可以洗头洗衣服,楝树籽手皴裂了可以当护手霜用,香椿树春天的时候捡嫩头和枝叶用盐一渍,就是一盘绝佳的下饭菜;樱桃树、核桃树的果实都是孩子们最好的零嘴……树,就像乡下人的老朋友,从枝到叶,从花到果,无一不对乡下人慷慨以对。


树,担当着人们的生活,还担当着人们的心灵慰藉。“乞巧挂红于树”象征少年人羞涩的爱情,“石榴意多子多福”象征封建宗族长盛不衰的表现,“杨柳即为留”象征驿站过处,送别盼望再见的心愿。归有光在故园于妻逝世之年手植枇杷,一为悼念爱妻,二则珍留爱情,不负遇见……现在,虽然石榴树、柳树桑树失却了古意,但人们对树的喜爱从不因为岁月变迁而有所减少。你看那些久居城市的人们,想尽办法也要在阳台、客厅或是楼下的空地上辟出有限的空间植树造林——我有一个朋友,直接把六楼的天台弄成了一个空中花园,花大力气给楼顶装了玻璃顶棚,然后一桶桶从楼下掂上来泥土,再一点点四处搜集绿植,把光秃秃的水泥屋顶弄成了争奇斗艳的空中植物园。正因如此,各种名贵又寓意美好的树们离开家乡辗转来到城市。我曾在车水马龙的城市中见到“移动的树”,有的躺在吊车上,绳捆索绑,从遥远的故土迁徙到钢筋水泥的城市,从生活惯了的故乡漂泊到陌生的他乡。花匠和农林专家们为它吊上吊瓶、绑上绑带、支上支架……都说“树挪死,人挪活”,这千年以前的论断,如今已不再准确,历经百年千年的树们,穿越沧桑的时间,依然苍翠依然。


有树的地方才是家,有家的地方多种树。每次回老家,一看到苍翠蓊郁的树木,立刻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城市里的人们在车水马龙的拥挤里不辞劳苦地养花种树,养的,正是那一份割舍不掉的乡情吧?

来源:水韵沙澧



关键词:吴继红 乡村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陈忠实老先生,您走的太早了 下一篇我和我家四十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阅读: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