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漯河统战网统--漯河战线网上家园 -> 统战理论 -> 统战辞典 > 正文

第十一次统战工作会议(1958年)(一)

2009-02-12 16:44:44作者: 浏览:1648我要评论(0)
字号:T|T

  1958年12月18日至1959年1月7日,在北京召开了第十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这是在1958年7月全国统战工作四级干部会议之后,专门召开的一次讨论民族、宗教工作的统战会议,是在1958年11月党的八届六中全会作出《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主要要求纠正“左”的思想的形势下召开的。1957年反右派斗争以后,在一些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了批判地方民族主义的斗争,这场斗争出现了严重的扩大化,使民族、宗教工作中的“左”的错误倾向发展起来。这次会议的报告和文件中尽管仍然反映和肯定了一些“左”的东西,如:全盘肯定了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斗争;提出了“有些自治县已经或即将和邻近的县合并”是“必然趋势“等。但是,会议的主导精神是贯彻党的八届六中全会的精神,是在统战、民族、宗教工作上反对“左”倾思想的。李维汉同志当时正在外地调查,没有出席这次会议,他对这次作了肯定的评价,他说:“第十一次统战工作会议开得好,特别是汪锋同志,对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作了全面辩护,我表示感谢。”

  会议于12月18日开幕。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工委)统战部或副部长,民委主任或副主任(党员),主管民族、宗教工作的局、处长(党员)及自治州与自治区内的地委书记(州委书记)或统战部长,自治县县委书记以及中央各有关单位的人员,共四百六十六人出席、列席了会议。

  会议听取了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国家民委副主任汪锋同志关于八届六中全会精神的传达,学习了《关于人民公社若干问题的决议》;讨论了汪锋同志《关于少数民族整风情况和今后党在民族问题方面的任务》的报告,《全国民族工作规划大纲(草案)》和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张执一同志《关于汉族地区宗教问题》的发言。会议结束时,汪锋、张执一同志分别作了总结性发言。最后,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徐冰同志对当时阶级斗争形势和1959年工作安排的问题讲了话。

  会上,有二十二位同志作了大会发言,八位同志做了大会书面发言。在发言、讨论和座谈中,与会同志结合学习八届六中全会精神,对党的民族、宗教理论和政策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一些同志在发言中,反映出不少在民族、宗教工作中“左”的思想。

  在民族工作方面,党内有些同志认为,经过整风、反右、"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民族问题已经解决了,今后在工作中可以不再注意民族问题和适当照顾民族特点了。个别同志怀疑党过去民族工作中实行的某些政策是否贯彻了阶级路线,如在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和平改革的政策,在牧区提出的“不斗不分、不划阶级”和“牧工牧主两利”政策等。还有些同志把“自治机关民族化”的口与干部共产主义化这个原则对立起来,认为提出“自治机关民族化”是不对的等等。

  在宗教工作方面,有些同志认为经过整风、反右和改革宗教中的封建剥削压迫制度,宗教很快就可以消灭了,可以不再认真宣传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了。有些同志怀疑党提出的宗教具有五性(国际性、民族性、长期性、群众性和复杂性)是否正确。有些同志提出当时可以在教徒群众中广泛进行无神论的教育和辩论。

  汪锋、张执一同志在总结发言中对这些问题分别作了回答。

  汪锋在总结发言中,针对某些同志怀疑党在民族工作方面的某些政策是否贯彻了阶级路线,明确回答说,应该肯定,党的民族政策,包括党提出的在解决少数民族地区社会改革问题上的方针政策在内都是正确的,都是从无产阶级和广大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的现实的和长远的利益出发的,因而是充分体现了阶级路线精神的。以少数民族上层统一战线为例,党从来就认为必须在不断巩固和发展工农(牧)联盟的基础上来进行上层统一战线工作,而不是离开这个基础去进行上层统一战线工作。上层统战工作是为广大劳动人民彻底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做好了对少数民族上层人士的争取、团结、教育、改造工作,就有利于安定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秩序,有利于巩固祖国的统一和增强民族团结,就便于进行民主改革和社会主义改造,彻底解放劳动人民,同时也有利于少数民族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少数民族的繁荣发展。这正是高度地体现了党的阶级路线。我们在进行上层统一战线工作的时候,必须同充分发动和组织广大劳动人民的工作联系起来,并且依靠基本群众来实现少数民族地区的革命和建设事业,完成对少数民族上层分子的根本改造工作。现在的问题主要是,在社会主义建设全面"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高潮的新形势下,某些地方或多或少存在着忽视上层统一战线工作的倾向,应当引起我们注意,并加以克服。

  关于在笔区不划阶级的问题,汪锋同志说,党在牧区采取“不斗不分、不划阶级”的政策,是根据当时牧区的实际情况和畜牧业经济的特点制定的,畜牧业经济一般是个体的私有的小生产经济,畜牧业生产主要靠牲畜的自然繁殖,受自然条件影响极大,措施不当,就很容易遭受人为的破坏。党在牧区实行“不斗不分,不划阶级”的政策对稳定和发展少数民族地区的牧业生产起了积极作用,毫无疑问是正确的。在牧区不划阶级,并不是说牧区没有阶级和阶级斗争,对牧区干部、群众可以不进行阶级教育。党向来是重视对牧区干部、群众的阶级教育,不断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的。

  谈到少数民族地区机关民族化的问题时,汪锋同志说,少数民族地区机关民族化的提法是正确的。因为:(1)党在提到自治机关民族化时,并不是离开党和国家对民族自治地方的统一领导,离开汉族或其它民族干部积极参加自治机关的各项工作来讲的。相反,党在提出自治机关民族化的同时,强调了党和国家对民族自治地方的统一领导,强调了汉族或其它民族干部积极参加自治机关工作的必要性和重要性。(2)党在提到少数民族地区党的机关民族化时,并不是离开少数民族党员干部共产主义化这个原则来讲的,恰恰相反,是要求在共产主义化的基础上来逐步实现党的机关民族化的。(3)党在提出这个问题时,在绝大多数少数民族中,少数民族出身的党员干部还很少,特别是缺乏老党员、老干部,因此,提出自治机关民族化,强调培养少数民族干部,发展少数民族党员是完全必要的,是具有积极意义的。几年来,民族干部迅速大批成长的事实也证明了党提出的民族化政策的正确,必须加以肯定。

  讲到民族融合和照顾民族特点的问题时,汪锋同志说,民族和其他社会现象一样是一个历史的范畴,有它自己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将来到了共产主义社会的一定时期,随着社会主义生产和文化的高度发展,各民族之间的差别将要逐渐消失,融合成为一个整体。这是民族发展的客观历史规律,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但这并不是说我国各民族现在就要融合成为一个整体了,也不是说社会主义建成以后就没有民族差别存在了,更不是说阶级消灭了民族也就没有了,甚至由此得出结论,认为今后我们在民族工作中就可以不再注意照顾民族特点了。应该看到,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我国各民族之间在经济文化的发展、语言文字、风俗习惯以及心理素质等方面的差别,还会继续存在。阶级消灭了,民族还会存在一个很长的历史时期,社会主义建成了,各民族之间之间的差别也不会完全消失。因此,我们在今后的民族工作中,仍然必须注意继续适当地照顾各民族的特点,以便团结各族人民,共同建设社会主义。

  讲到是否还要继续反对大汉族主义问题时,汪锋说,邓小平同志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曾明确指出:“今后也仍然要继续坚决反对大汉族主义。”这是党的一条坚定不移的方针。我们绝不能忘记毛主席的指示:要搞好我国民族关系,关键在于反对大汉族主义。对于


[责任编辑:漯河统战]

上一篇第十二次统战工作会议(1962年) 下一篇第十次统战工作会议 (1958年)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阅读: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