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漯河统战网统--漯河战线网上家园 -> 学习园地 -> 资料汇编 -> 史海钩沉 > 正文

解密: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艰难谈判内幕

2018-12-12 23:24:20作者: 浏览:360我要评论(0)
字号:T|T


编者按

今天(12月12日),是西安事变爆发82周年纪念日。西安事变,又称“双十二事变”。1936年12月12日,为了劝谏蒋介石改变“攘外必先安内”的既定国策,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发动兵谏,扣留了蒋介石,时称“西安兵谏”。在中共中央和周恩来同志的主导下,西安事变最终以蒋介石接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的主张而和平解决,促成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成为国内战争走向抗日民族战争的转折点。


“团结报团结网”推出此文,带大家了解西安事变后国共两党的艰难谈判内幕。

事变背景

1935年11月中国国民党五大之后,其对外政策开始趋于强硬。中央红军撤退到陕北,中央军势力进入西南、西北地区,蒋介石此时对统一信心满满。从1936年开始,国共两党就开始了秘密谈判,但是一直未有实质进展。1936年虽然中日间未曾发生什么冲突,但是国内并不太平。就在国民政府的建设事业取得重大成就的时候,远在西北的东北军开始和中共及红军秘密接触,并逐渐建立友好关系,三位一体的军政格局萌芽出现,杨虎城及其第十七路军更是早就与中共取得联系,西北的局势对国民政府来说越来越不利。


1936年6月至9月的两广事变搞得蒋介石焦头烂额。两广事变刚刚平息,绥远战事又起,就在这个时候,中共方面的宁夏战役失败,无奈之下西路军只得在无援助的情况下向西进军。1936年12月,就在一切看似都平息了的时候,西安事变爆发,蒋介石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无论西安事变的爆发原因如何,对于国共两党的关系来说,此事变是一个巨大的分水岭


西安事变旧址 张学良公馆


在西安事变解决的过程中,中共方面在其中进行斡旋,起到了重要作用,中共对蒋的态度也发生了重大变化。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西北的政治、军事形势并不乐观,中央军几十个师分成四个集团军,对红军、东北军、第十七路军形成围攻之势。此时张学良身陷囹圄,杨虎城在西安无法完全指挥东北军,东北军高级将领王以哲、何柱国、于学忠等人也是举棋不定。在这种情况下,中共为了自身发展考虑、为了抗日救国大业,决定和平解决陕甘善后问题,向国民党做出适当妥协。


从1937年1月开始,中共和国民党方面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谈判,曲折艰难,直到抗战全面爆发,两党谈判才取得实质性成果。到了1937年9月,国共第二次合作才正式形成。这个漫长的谈判过程,对于两党的政治智慧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19371月,中共向国民党做出让步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陕甘地区在短时间内维持了三位一体的军政格局。此时中共和杨虎城以及东北军已经公开接触,南京方面对于此种局面无法容忍。早在西安事变发生之时,中央军樊崧甫部便抢先占据了潼关,此后便牢牢控制着这个战略要地。


1937年1月,南京国民政府发布《整理陕甘军事办法》,此后中央军四个集团军大军压向西安。面对严峻的军事形势,西安方面开始与南京方面展开政治谈判。蒋介石的态度十分强硬,尽管他会不时释放一些友好信号,但是总的来说,蒋介石对三位一体的局面是万万不能容忍的,他坚决扣留张学良,不许其回到东北军中。与此同时,他还对杨虎城施展多种手段,分化第十七路军,分化东北军。


中共方面在1937年1月也与国民党保持着接触,希望能够和平解决陕甘善后问题。中共希望能够尽量维持三位一体的局面,但形势急转直下,西路军惨败的消息传来。东北军高层也越来越趋于向蒋妥协,杨虎城骑虎难下。恰恰在这个时候,共产国际1月20日对中共的重要指示在1月22日(另说在1月23日)传来,中共中央在1月24日召开专门会议对此进行讨论。该指示主要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批评了此前中共中央对蒋介石及南京国民政府的政策,二是建议中共中央在争取同南京和解的基础上解决一切问题。该指示的核心思想是要求中共立即把党的主要任务放到争取切实停止内战,争取南京政府共同抗日的方面来。


西安事变前蒋介石会议训话


此次共产国际对中共中央的指示,相比于上一次1936年8月的指示来说,要求更加明确,中共方面已经没什么争辩的余地了。此时无论是从共产国际的指示来看,还是从现实的政治、军事形势来看,中共都很难继续维持三位一体的局面。因此在1937年1月27日晚,中共中央正式做出决定:对南京方面作出让步。这天晚上,毛泽东、朱德等人致电党的主要领导同志称:“(甲)无论从那一面来说,主要的从政治方面说,均应对南京让步。(乙)全力说服左派实行撤兵。(丙)十五军团亦准备撤退。(丁)和平解决后三方面团结一致亦不怕可能发生的新的战争。”


中共开始与国民党全面谈判

西安事变后陕甘混乱的局面在1937年2月宣告结束,最终,三位一体格局被蒋瓦解;杨虎城主动辞职,准备出国考察;东北军被东调豫皖,接受中央整编。此一结果,纵然是中共方面不愿意看到的,但事实上中共对于西安事变善后问题的和平解决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在1937年1月27日,中共中央决定对蒋让步,全力说服杨虎城和东北军将领撤兵。蒋介石当然知道中共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但是他却仍然对中共充满了猜忌,对中共的态度未能有根本性转变。1月30日,顾祝同和周恩来在西安会谈,蒋介石便指示顾说:“对恩来除多说旧感情话以外,可以派亲信者间接问其就抚后之最低限度之方式,与切实统一之办法如何,我方最要注意之点,不在形式之统一,而在精神之统一。一国之中,绝不能有性质与精神不同之军队也。简言之,要其共同实行三民主义,不做赤化宣传工作。如此点同意,则其他当易商量。”


此后,国民党方面代表张冲在西安与周恩来进行了几次谈判。2月21日,中国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闭幕,大会通过了《关于根绝赤祸之决议案》,正式提出要彻底取消红军与苏维埃政府,根本停止赤化宣传,根本停止阶级斗争。中共方面则表示,可以服从三民主义,但绝不能放弃共产主义;可以承认国民党在全国的统治地位,但取消共产党绝不可能。关于红军人数问题,可以让步至6-7万,编制为4个师,每个师1.5万人。此时蒋介石则同意红军人数可为3个师9个团,与中共之要求差异较大。


西安事变纪念馆内,塑像还原西安事变国共谈判场景


1937年3月1日,中共中央电告周恩来:“红军编五万人,军饷按照国军待遇,临时费五十万,此为最后让步限度。”在这天的谈判中,南京方面的代表张冲、顾祝同表示同意先接济中共30万元。关于改编后的红军人数问题,双方未能谈妥。3日,蒋介石只同意改编后的红军人数为3个师9个团。张冲和顾祝同则向周恩来表示同意将红军改编为4个师12个团,但是南京蒋介石则坚决不许。


面对此种复杂情况,中共中央决定派遣周恩来去与蒋介石面谈。在经过一番周折之后,周恩来终于在1937年3月26日于杭州见到了蒋介石。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表示:拥护蒋委员长及国民党领导全民族的抗日,保证领土主权完整,达到民族独立与解放。蒋介石这次倒是显得很大度,他认为中共提出的条件都是小问题,最重要的是中共改正组织,决定政策,承认蒋介石是领导者。3月30日,周恩来回到延安,向中共中央汇报了谈判结果,毛泽东等人表示满意。进入4月份,噩耗传来,西路军在甘肃全军覆没。此时中共继续与顾祝同就一些细节问题进行谈判。


经过4月和5月的谈判,国共两党的会谈已经有了大致的结果,剩下的只是一些具体程序问题。中共方面坚持红军的改编必须经过以下程序:第一、确定共同纲领;第二、发表边区政府及师长以上名义;第三、实行军队改编,中央释放政治犯;第四、目前先由周恩来发表书面谈话


周恩来上庐山,国共谈判进入新阶段

5月27日,周恩来抵达上海,6月4日经南京转赴庐山,面见蒋介石。在周恩来上庐山之前,蒋介石就曾与张季鸾、张群、陈立夫等人商讨过对共产党的方针问题。周恩来上山之后,蒋提出的条件让周恩来有些无法接受。双方皆是早有准备,但是主动权毕竟在蒋介石那里。蒋要求红军3个师之上不能设立总部,毛泽东、朱德等人应离开军队。这种要求中共断然不会同意,周恩来实在是无法理解,蒋介石为什么不许红军设立指挥部呢?此次会面之后,尽管在某些具体问题上,两党间还存在着一些小分歧,但是中共中央对于目前的进展还是比较满意的。此时鉴于已经日益明朗化的形势,中共中央决定7月底之前基本完成3个师,每师约1.5万人的红军改编工作。7月7日,周恩来和博古、林伯渠一道准备上庐山再次和蒋介石面谈。这一天恰好发生了卢沟桥事变,全面抗战的大幕就此拉开。


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


周恩来等人一直到了7月14日才来到庐山,参加蒋介石召开的谈话会。然而此时蒋介石就红军改编问题仍然不可让步,不同意中共军队设立总指挥部。中共方面则占据主动,值此抗日救亡之际,要求蒋介石同意发表中共宣言,发表陕甘宁边区政府名义,划定18个县的疆界等,蒋未能答应。7月27日,华北形势危急,蒋介石主动致电中共方面,表示将很快发表红军三个师的番号。7月31日,中央政府发表了八路军三个师的番号,即第115、120、129师。此时双方均不再纠结于是否在3个师之上设立指挥部的问题,蒋介石基本上默认了中共的条件。中共方面很快就开始集中军队,准备开拔。然而,中共在全国的合法性地位问题还没有解决,国民党方面此时仍没有公布中共提交的宣言,这最后的一个步骤到底何时才能完成?


几经波折国共谈判成功
西安事变谈判双方与会人员

进入到8月份,形势更不等人。8月9日,应蒋介石的邀请,中共中央派出朱德、周恩来、叶剑英等人前往南京,参加国民政府召开的国防会议。13日,淞沪会战爆发,中日之间全面开战。此时国共间的军事合作已然成为事实,但是政治上还没有达成一致。就宣言中的具体措辞问题,双方仍然存在分歧。但随着战争形势越来越严峻,进入9月,国民党方面一再催促中共尽快出兵。中共方面则希望蒋介石立即发表宣言,使中共取得合法地位。而国民党及国民政府内部一些大员,此时开始站在中共一边说话,这些人希望为抗战大局考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军队抗日。阎锡山当时就表示:“余观察该路军抗敌情绪兹为积极,当此用兵之际,其所请两事应予照准。”国民党方面开始做出让步,同意照中共的意见重新修改宣言,同时发表蒋介石的谈话。


9月22日,国民党方面终于发表了中国共产党提交的关于国共合作的宣言,次日蒋介石公开谈话也承认中共存在的事实,接纳中共加入到抗日阵营中。其实《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早在7月4日便已经出炉,7月15日中共把这份文件交付给国民党,然而国民党方面却迟迟没有将此文件公布,几经波折后一直拖到了9月22日。在这份极其重要的文件中,中国共产党公开表示中国共产党愿意为三民主义的彻底实现而奋斗。由此国共第二次合作,经过了1936年的断断续续的秘密接触和1937年半年多的全面谈判,终于在1937年9月22日正式形成。这场马拉松式的谈判,对于双方来说均耗费了不小的心血,最终的结果有利于中国的抗日。



作者:郭洋

来源:团结报团结网




[责任编辑:admin]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邓小平、蒋经国在莫斯科中山大学..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相关阅读: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热点推荐

      企业服务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