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新闻中心 -> 时政新闻

    为了针对中国,“环保少女”与懂王竟然穿一条裤子了

    时政新闻

    2021-05-11 19:55:21

  • 管理
    151 0

    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前段时间对日本政府决定将核污水排放入海一事不闻不问,在网友催问下,才复制了一则新闻敷衍了事,受到了许多网友的嘲讽和批评。

     

    小胖墩消停一阵之后,这次又跳了出来,并且是有备而来,紧密配合CNN、BBC等西方媒体炒作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话题。


    5月6日,总部设在纽约的美国荣鼎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发布了一份研究报告,称2019年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相当于约520亿吨的二氧化碳,中国约占全球排放量27%,其次是美国,约占11%,印度首次排到第三位,约占6.6%,欧盟约占6.4%。


    报告也指出,中国二氧化碳人均排放量约为10.1吨,低于OECD(经合组织)成员国的人均10.5吨,而美国约为17.6吨,继续名列榜首。


    但CNN,BBC渲染的重点是“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在2019年超过了所有发达国家之和”。


    格蕾塔反应相当迅速,在第一时间就跟进话题,如果说她对日本核污水事件的反应像是一只沉睡的小猪,那么,这次她就像一只机敏的猎狗向中国扑来。


    她公开质疑中国在WTO的发展中国家身份,并对中国进行道德绑架:除非中国彻底改变路线,否则我们无法解决气候危机。这锅得有多大?


    而这件事的诡异之处在于:两个极端竟然合流了。


    小胖墩居然还懂得WTO定义的发展中国家身份?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有人给我准备了稿子。


    如果大家还有印象的话,对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最耿耿于怀的人是特朗普。他觉得WTO的优惠原则让美国“吃亏”了。


    2018年9月21日,懂王在北达科他州的一场私募晚宴上委屈地表示, “美国也是发展中国家,好吗?我们就是!据我了解,美国就是发展中国家。我要把美国也放到这个类别里,因为我们就是在发展,只是比别人发展得快了点。”


    接着攻击WTO的发展中国家定义不公平……


    这些无知又极端的话居然是从美国总统嘴里说出来,令欧洲都没法接话。


    但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极端保守势力却是认真的,2019年6月,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亚太委员会主席尤霍(Ted Yoho)称:国会和白宫正在推动取消中国在WTO中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因为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拥有5艘航母和诸多太空项目,所以中国“根本算不上发展中国家”。


    中国有5艘航母?这就是他们的报告水平。


    在那时,特朗普他们被西方传统的主流政治视为异端,所以这些话并没有多少人在迎合。


    而格蕾塔却正在被神化,气球越吹越大。在环保问题上,她与特朗普代表着两个极端。


    特朗普:唯利是图,不负责任的老恶棍(退出《巴黎气候协议》)。


    格蕾塔:放弃经济、放弃工业,呼吁人类停止发展的小圣母。


    格蕾塔的成名,有特定背景,那些不敢公开斥责特朗普环保政策的西方政治人物,转而用支持格蕾塔的方式来博取好感(支持率)。而格蕾塔在纽约联合国大会上的表演,是她“封神”的关键一步。

    她与特朗普被西方舆论塑造成了对立面,许多政客都在配合这场大戏。


    懂王是否能够卷土重来尚未可知,但“环保少女”还笼罩在光环之中。


    而这两种极端的代表人物,却因为中国而合流了,格蕾塔接过了特朗普的“担子”,要把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这顶帽子去掉。


    这决不意味着西方希望中国变成发达国家,而是想用去掉中国发展中国家身份的手段来让中国永远定格为发展中国家。


    是不是很拗口?然而,事实就是这样荒谬。


    西方媒体相当“健忘”,甚至“忘记了”是特朗普在努力推动这件事。那些在这件事上支持格蕾塔的人,当初可都是不敢支持特朗普的人。


    谁能想到中国的发展中国家身份竟会惹得一些人如此眼红?既然格蕾塔都跳了出来,那么就好好了解一下“发展中国家”的来历。


    谁欠谁?


    先说两个众所周知的概念:“发展中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虽然经常一并使用,但两者是有很大区别的。


    “发展中国家”:是基于各国社会发展水平、国民收入水平、工业化水平等方面得出的综合性指标,主要是一种经济定位。


    “第三世界国家”:是源于毛泽东主席提出的“三个世界理论”,比前者具有更广泛的意义,主要是一种政治定位。


    三个世界理论指明了斗争方向,第三世界国家要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反对霸权主义”。中国一直将自己定位于第三世界国家,如果以为自己成了西方一员,那就是晕了头了,在一点上,中国是非常清醒的。


    因此,美国无法将中国剔除出“第三世界国家”阵营,而只能在“发展中国家”身份上动手脚。


    二战之前,广大不发达国家长期受到西方列强的殖民统治和残酷剥削。


    二战之后,殖民地虽然纷纷独立,但西方凭借政治、经济、金融力量, 垄断着国际贸易市场。尤其是美国,强迫不发达国家进行不等价交换,并采取种种卑鄙的手段继续盘剥,如转嫁危机、控制贷款、操纵金融货币市场等。


    这必定会引起不发达国家的强烈反抗,稍有良知的发达国家也知道自己欠下的罪债太深。WTO(前身是关税总协定)成立后,两者的贸易斗争日趋激烈,如果西方不妥协,就有可能失去廉价的原材料供应地。


    1968年在第二届“国际贸易和发展会议”上,不发达国家的部分出口贸易得到了发达国家的免税政策承诺,而不发达国家不必对等免税,这被称为“普惠制”(GSP)。


    西方国家也认为这是“道德和责任”的体现,可以帮它们洗去一些殖民罪恶。就像一帮强盗抢走了别人的财产,强盗有钱后变成了体面人,给了受害者一些小恩小惠,这根本谈不上什么有恩于谁。


    西方之所以发善心,还有一原因就是社会主义阵营的存在。


    1968年,“发展中国家”的身份以及优惠原则得到了明确。


    1970年10月,贸易发展理事会确定:欧共体九国、美国、日本、加拿大、奥地利、挪威、瑞典、瑞士等十八个国家为优惠政策提供国。


    第二十五届联大会议采纳了这一身份认定,发展中国家欢呼这是“三个世界理论”的伟大胜利,没有国家认为这是恩赐。


    美国却以种种理由拒不执行签过字的优惠提供协议。1973年,苏联宣布加入“优惠提供国”,美国压力越来越大,直到1976年,美国才实施了“普惠制”。


    实际上“普惠制”对发展中国家的帮助只是杯水车薪,比如非洲,就算西方取消其所有关税,它们有什么工业品可以出口到欧美市场,电视机、手机、电脑?都没有,只有一些矿产和农产品。


    中国能够真正参与国际贸易竞争,是因为中国拥有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勤劳智慧的人民。


    但“发展中国家”身份还是要实事求是看待,我们没有必要装“豪门”,普惠制对中国是有利的。中国的人均收入、人均铁路、人均航母、人均卫星……跟西方差距还是很大的。


    历史上欠下环保债的是西方,而不是中国。在碳排放的问题上,同样要看人均,丁仲礼院士曾发出了“灵魂拷问”:“那我就要问你了,你就说中国人是不是人?这就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了,为什么同样的一个中国人就应该少排?”

    格蕾塔和特朗普都拿着“发展中国家”说事,真正动机就是想以发达国家的碳排放标准来要求中国,以达到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


    只不过,格蕾塔是想将中国变成“发达国家”,而特朗普则是想把美国变成“发展中国家”。两者政治目标是一致的,因此,同流合污并不奇怪。


    换句话说,格蕾塔的“环保”之路,每一步都离不开政治,越到后面,政治意图越是明显,将矛头指向中国,这难道不是图穷匕见?再这样说下去,中国人岂不是连呼吸都是错的?

     

    中国人做环保,是实实在在的行动。小妹妹可曾种过一棵树?治过一片沙?清理过一米河道?何不食肉糜?一具提线木偶而已。

    到今天为止,谁也没有看过她真正做过什么环保工作,只见那张扭曲的脸在满世界表演。



    how dare you?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