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新闻中心 -> 时政新闻

    一边放弃疫苗专利一边限制疫苗出口 拜登就是个伪善者

    时政新闻

    2021-05-11 19:57:21

  • 管理
    340 0

    5月5日,拜登宣布美国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专利。


    一时间,世界舆论大加赞扬,WHO总干事谭德塞更是在推特上称赞美国的决定是“抗击新冠病毒的一个里程碑”,反映了美国在结束疫情斗争中的“道德领导”。我们中国的精美们更是马屁连连。


    而随着这件事情的发酵,这几天越来越多反对美国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声音传了出来。比如德国明确提出了反对意见、成员包括阿斯利康、辉瑞和强生等疫苗制造商的美国药品研究和制造商协会也同样表达了尖锐的反对。5月8日闭幕的欧盟社会峰会的记者会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欧盟决定暂缓豁免疫苗知识产权。


    从表面来看,事情似乎很简单:要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的拜登是个好人,而欧美的疫苗制造商、欧盟是坏人。


    那这样的判断对不对呢?如何看待拜登宣布美国放弃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专利?中国在这个议题中又应该持什么样的立场呢?


    我们先聊聊反对拜登放弃疫苗专利的德国、欧盟、和欧美的疫苗制造商的说法。他们的反对意见都差不多,他们认为加快疫苗生产,提高疫苗产量,保证全球范围内的疫苗分发公平合理,才是当务之急。


    其中辉瑞CEO坚决反对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公开信说的尤其有代表性。他在公开信中提出了几个反对的理由。

    第一个是放弃知识产权会让投资者产生顾虑。
    第二个是全球范围内疫苗原材料的供应量是有限的,放弃专利会使得各国争抢疫苗原材料,限制出口疫苗原材料,反而会降低疫苗生产效率,并出现质量问题。
    第三个是之所以产生全球疫苗分配不公是因为发达国家囤积了太多甚至是超过需求量的疫苗,而中低收入国家疫苗少是因为他们没订货。


    他说的反对拜登放弃专利的三条理由成立与否呢?


    我个人认为都不成立。


    第一个,议题的主角是放弃新冠疫苗的专利,而不是放弃所有药品和其他疫苗的专利。新冠疫苗现在是全球人人都需要,现在已经产生的利润都足以回馈投资者了。现在放弃疫苗专利无非是后续可能会产生一定的市场损失。但就在今年,辉瑞公司的疫苗销售收入预计将达到150亿美元,利润率在25%到30%之间。说白了辉瑞CEO说什么放弃知识产权会让投资者产生顾虑,还是嫌赚的不够多。


    第二个,放弃专利后确实可能导致疫苗原材料的供应链出问题,那现在疫苗原材料的供应链就没问题吗?美国之前还对印度限制出口疫苗原材料,之前欧盟还因为阿斯利康到货数量少,以限制出口疫苗原材料威胁英国和阿斯利康。说到底还是私心作祟。


    第三个理由就更好笑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都没钱买疫苗,但更多的是买不到或者订单排在欧美之后。中国对第三世界国家提供疫苗,欧盟和美国开展政治攻击,说中国搞“疫苗外交”,利用疫苗扩大政治影响力。那欧美发达国家在为穷国分配疫苗上有作为吗?说白了还是太自私了。


    既然这些反对拜登放弃疫苗专利的德国、欧盟、和欧美的疫苗制造商的说法并不完全成立,是不是就能证明拜登真的是个好人?


    怎么可能呢?拜登怎么会是个好人?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5月7日突然炮轰英美,他说“今天,盎格鲁-撒克逊人限制了很多原材料和疫苗的出口。今天,美国生产的疫苗100%供应美国市场。”


    马克龙真的说的很好。有一张3月31日《福布斯》杂志网站做的统计数据图表,能充分的说明问题。在各国出口疫苗的统计中,中国才是全球最大的新冠疫苗出口国,到今年3月,中国已向全球出口1.09亿剂疫苗,出口占总产量的48%,美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疫苗生产国,当时生产的1.64亿剂疫苗全部自用,英国截至3月生产的1600万剂疫苗也全部自用。印度、欧盟的疫苗分别有44%、42%用于出口。


    截止三月底,一剂疫苗都没有出口过的美国也是拜登在当总统,在印度最初求援,希望美国放开对印度禁止出口疫苗原材料的管制之后,美国第一次的回复是拒绝印度的请求,这时候美国总统也是拜登。


    之前国际上呼吁放弃新冠疫苗专利的声音和提出这个议题的国家不是没有,反而为数众多,欧盟和美国在之前一直是持反对立场的。


    现在的美国,一边放弃疫苗专利一边限制疫苗出口,拜登就是个标准的伪善者。


    那拜登为什么这时候想起来,要为全球疫苗生产和分配做贡献了,为什么在这时候提出放弃疫苗专利?


    原因也很简单,WTO关于放弃疫苗知识产权的谈判可能需要花费数月时间,几个月后美国疫苗接种早就完成了。美国民众得到了疫苗保护,感谢拜登,实际上拜登就是继续在执行川普的“美国第一”的政策。


    收割一波美国政治利益的同时,推动全球各国放弃疫苗专利,还能使美国和拜登本人收获“全球道德领袖”的形象。拜登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辉瑞、莫德纳、诺瓦瓦克斯这样的美国疫苗生产企业的经济利益,哪有政治利益重要?美国的调研机构最近有一个调研报告出台,美国的制药业是美国人民最不受信任的行业之一。60%的美国选民支持中止WTO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只有28%的人反对。


    拜登放弃美国新冠疫苗专利,是经过精确计算和事前民调的,是个政治利益精算师。更多是为了选举利益、民主党的利益。


    至于欧盟的利益,拜登哪管这么多,难怪“政客”网站欧洲版5月6日刊文,直呼拜登抢夺了欧洲人的“道德高地”,让欧盟看起来像恶棍。也难怪法国总统马克龙气的大骂“盎格鲁-撒克逊”国家。


    但从国际政治的角度来说,拜登放弃新冠疫苗专利的决定,并不十分高明。原本拜登执政后,欧美关系恢复的很快,但这次拜登放弃专利的决定,会给欧盟受到背刺攻击的感觉。


    因为如果WTO谈判最终放弃专利,那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了,到时候美国国内早完成全民接种了,但欧洲疫苗接种的进度还差得远着呢。美国订购的疫苗还有大量的富余。美国不仅不会受到放弃专利的负面影响,还在道德上凌驾于欧洲之上。


    欧盟也好、欧美的制药疫苗生产企业也好,他们真正担心的其实不是各国放弃新冠疫苗专利后,会给疫苗分配造成什么负面影响,他们真正担心的是会减少获利,会拖慢欧盟的疫苗接种计划。


    最后说说,我们中国在这个议题中应该持什么样的立场?


    拜登放弃美国的新冠疫苗专利,虽然是为了美国的道德形象,为了拜登本人和民主党的政治利益,非常伪善,但从大义来说,我们中国不应该反对。但似乎也不应该积极表态支持。


    是否放弃新冠疫苗专利,这个议题欧美存在严重的分歧与矛盾。那就先让他们吵起来,吵个清楚明白。只要最后达成的结果,不损害中国利益就行。


    是否放弃专利,其实解决不了第三世界一些贫穷国家缺少疫苗的问题。很多国家即便拿到了疫苗制造方法,也生产不出来,甚至连保存辉瑞疫苗的超低温冷链系统都没有资源搭建。


    中国是全球出口疫苗更多的国家,但却一直被美国、欧盟指责搞“疫苗外交”。现在一剂疫苗都没有出口过的美国,拜登居然要收割全球抗疫道德领导者的位置,也实在是搞笑。


    这个事儿,对中国最大的启发反而是,我们中国急需改善和提高全球政治议题的提案能力。


    来源:孤烟暮蝉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