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要切换的马甲:

  •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信息中心 -> 多党合作 -> 党外精英

    【同心曲】许德珩:高山流水 炽情永载

    党外精英

    2021-07-09 15:55:03

  • 管理
    500 0


    受李大钊启蒙,成长为五四先锋

    1915年初,许德珩考入北京大学后,结识了李大钊、毛泽东等人。经李大钊介绍,许德珩参加了少年中国学会,并和邓中夏等人组织北京大学平民教育讲演团,向人民群众进行宣传,以扩大新文化运动和爱国民主运动的影响。1918年,许德珩与北京大学进步同学发起组织学生救国会,并南下各大城市,与各地的学生运动代表人物张太雷、恽代英、张闻天、沈泽民等建立了联系,还到孙中山住所求见并受到鼓励。


    李大钊不仅在思想方面引导青年走正确的道路,以反对日本侵略中国这一国耻,把不同思想倾向的社团团结起来,凝聚成为一股强大的反帝、反封建爱国力量,这可以说是五四运动的组织基础、思想源泉。李大钊还发起少年中国会,以“本科学的精神,为社会活动,以创造少年中国”为宗旨,以“奋斗、实践、坚忍、俭朴”为信条。许德珩与毛泽东、张闻天、恽代英等都是该会的会员,他们在李大钊的指导下,把“创造少年中国”、“再造神州”作为理想。许德珩的爱国思想、民主意识就是在这一氛围中孕育产生的。


    一九五六年五月十二日,在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上,毛泽东任命许德珩(右二)为水产部部长。


    许德珩回忆说,李大钊是北京大学,也是中国第一位接受和传播马克思主义者。十月革命后,李大钊成为了我国思想界的领袖,团结在李大钊周围的青年,是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我荣幸就是一位。

    /   ///


    惺惺相惜,心系延安


    1936年秋末冬初,许德珩、劳君展夫妇都在北平教书。一天,徐冰、张晓梅夫妇来探望许德珩,说到红军长征初到延安,由于国民党军队的封锁,物资供应困难,日用品和食品都很缺乏,没有布鞋穿,大家都穿草鞋,也没有怀表,而战争很是需要。许德珩和劳君展听到这些情况,当即决定买些日用品和食品送给毛泽东。徐冰说,现在有一辆卡车要去陕北,要买东西最好赶快去办。于是劳君展和张晓梅立即到东安市场买了一些火腿、怀表和布鞋,托张晓梅带到延安。


    毛泽东1936年11月2日为此事写信说:“各位教授先生们:收到惠赠各物(火腿、时表等),衷心感谢,不胜荣幸!我们与你们之间,精神上完全是一致的……”


    抗战胜利后,国家的前途道路面临抉择。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王若飞等在张治中将军陪同下,从延安飞抵重庆与国民党进行和平谈判。住在重庆枣子岚“雅园”的许德珩、劳君展夫妇既兴奋又担心的心情难以平静,百感交集,夜不成寐。因为国民党当局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一方面玩弄和谈阴谋,欺骗人民;一方面极力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准备发动大规模的内战。毛主席在重庆的安危亿万人民关注,何况许德珩劳君展夫妇呢!许德珩感于此,作诗曰:


    群魔乱舞闹中华,

    五子登科哪管它。

    极目中原无净土,

    延安可望在天涯。


    许德珩夫妇与毛泽东已阔别20余年。他们通过邢西萍(徐冰)求见毛泽东。不久,即得到通知,毛泽东约他们去桂园见面。


    9月的一天,许德珩和劳君展来到桂园。毛泽东一见面就急步向前,一手拉着许德珩,一手拉着劳君展说:“真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见面了!”


    谈话间,劳君展提到给毛泽东送怀表、布鞋和火腿的事,毛泽东表示感谢。


    毛泽东询问许德珩在重庆的生活工作情况。许德珩谈了抗日战争期间,他根据周恩来的建议,回原籍江西任江西抗敌后援会主任委员,动员抗战。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后,于1938年来到重庆,利用国民参政会这一合法的讲坛,公开反对国民党的倒行逆施和独裁统治等情况。特别谈到他在国民参政会活动中,与中共代表周恩来、董必武、吴玉章、林伯渠、邓颖超过往密切,配合默契,每次国民参政会开会,总是搭乘中共代表的车子往返。毛泽东听得很欣慰,他爽朗地笑着说:“我也是个合法的参政员哩!”从“国民参政会”又谈到武装斗争的问题,许德珩、劳君展对毛泽东卓绝的军事战略才华、革命豪情和领导风范深表饮佩!对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步步走向胜利的革命形势振奋鼓舞!


    谈到在重庆发起“民主科学座谈会”的情况,毛泽东听了汇报很高兴,很支持。他勉励许德珩,要把座谈会搞大,搞成一个永久性的政治组织。许德珩担心人数太少。毛泽东说:“人数不在少,即使人数少也不要紧,你们都是有影响的代表性人物,经常在报上发表意见和看法,不是也起很大作用吗?”。许德珩在回忆录中记述:“在毛主席的关怀鼓励下,我们决心把民主科学座谈会改组成一个永久性的组织,就是后来的九三学社” 。

    /   ///


    江水泱泱,人民总理永难忘

    许德珩与周恩来相识于五四运动时期。那时,许德珩与周恩来分别是北京和天津的学生运动活跃分子。后来,在留法勤工俭学期间,许德珩与周恩来,徐特立等共同发起成立了旅法各团体联合会,讨论时局和国家的前途,成为知己。


    1958年5月,周恩来与许德珩(左一)等人在北京十三陵水库劳动。


    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里,许德珩作为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在陪都重庆与八路军办事处的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吴玉章和邓颖超等同志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与中共参政员一起利用参政会的讲台宣传抗日、反对独裁、反对内战。在发起民主科学座谈会后,周恩来对此很重视,为了扩大组织成员领域,让座谈会视野更开阔,周恩来介绍安排部分自然科学座谈会的成员加入民主科学座谈会,如梁希、金善宝、茅以升等人,都是知名的科学家,这为以后九三学社的成立和发展奠定了组织基础,决定了九三学社发展成为以科学技术界优秀人士为主体的民主党派。


    1949年3月,周恩来同志与中共中央的其他领导人来到北平。许德珩与各界人士一道前往西郊机场迎接。见面后,周恩来握着许德珩的手说:“楚生兄,辛苦了。一别两年多,你做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总理这番真诚肯定的话,令许德珩十分感动并永远难忘,周恩来在日理万机的解放战争期间,还知道许德珩所做的工作。


    1975年1月,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许德珩与周总理同为天津市代表。在天津代表团的小组会上总理问许德珩说:“楚生兄,你从法国回来后在哪里工作呀?”许德珩回答说:“我在黄埔军校当政治教官,那时你已离开了,是熊雄负责。”总理说:“噢,你还在黄埔工作过,那要记你一笔。”许德珩看到总理清瘦的面容,联想到很多私下关于总理患癌症的情况,动情地说:“总理,你要保重身体呀。”总理回答说:“我剩的时间不多了。”此刻,许德珩及周围的人都为之哽咽。此后不到一年,总理就去世了,许德珩听到噩耗,极度悲伤、整日流泪不止,遗憾这次总理关切他在黄浦军校授课经历的谈话,竟是两位肝胆相照五十余年君子之交的永诀。

    /   ///


    相关阅读


    往期回顾:同心曲


    (作者:昝建军 九三学社中央研究室)

    作者:昝建军

    编辑:王富聪 孙靖琪

    来源:团结报文史e家

    推荐阅读

    文章评论

    注册或登后即可发表评论

    登录注册

    全部评论(0)

    • 积分

      591

    • 文章

      2768

    • UID

      6